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这些天在认真研读拿破仑传记。
    一个小个子的巨人——法国皇帝拿破仑以卓越军事才能和非凡胆识魄力在200多年前的欧洲战场所向披靡,并为世界战争史写下辉煌篇章。研究拿破仑如何指挥大兵团作战并战无不胜的诸多战争案例,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而这些作战方法放在商场如战场的商业社会也同样能激发有益的启迪。
    19世纪初的欧洲战场,步兵、炮兵和骑兵构成战争兵种的主体。每个兵种都有其长和其短,取得战争的胜利往往需要三个兵种的协同,而如何高效地组织和协调多兵种作战则成为取得战争胜利的关键。拿破仑认为,迅速调集兵力以弥补步兵人数不足的缺陷;灵活性可以弥补炮兵不足的缺陷;选择适当的阵地可以弥补骑兵不足的缺陷。通过灵活调度各兵种作战,造就了拿破仑多个以少胜多的经典案例,多兵种协同指挥在拿破仑身上发挥到了极致,并使当时的法军在面对反法联盟强大军力时也常成为胜利之师。

充分准备,注重战前调查
    在战斗前对各方军情作充分调查和准备,亲临前线观察敌情,观察战场,甚至战场上每个局部的地形地貌等,是拿破仑指挥战斗的重要组成部分。就象我们在企业里进行市场调查一样,做战争的SWOP分析。难能可贵的是,即使身为法国皇帝的拿破仑在亲自指挥前,也依然保持这样的习惯。每次战斗前,拿破仑前临前线,甚至有时换装成普通士兵,进入敌军地盘去观察和了解敌情和各方局势,并适时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战术。在大兵团作战时,他总是要求手下的将军和参谋部(即司令部智囊团)及时汇报战斗进展和变化,总能准确到位地调整布署。对战场地形的熟悉和对形势变化的高超洞察力常常成为拿破仑掌握战局主动的法宝。1796年对皮埃蒙特的征服战争中,拿破仑以4万兵力对8万以逸待劳的奥撒联军,正是因为事先熟悉地形,所以可以出其不意地翻越阿尔卑斯山,并在分出少量兵力迷惑对手同时,以快速行军调动部队,集中兵力在蒙特诺特附近的楔形山区把敌军一切两断,,在合我同时有效分敌,化劣势为优势给局部敌军沉重打击,敌军却“常被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吓懵”,而从而取得全胜。在拿破仑的成名战——土伦战役中,拿破仑正是经过大量战前调查,及时补充炮兵力量,征用战马,WEI装阵地,切断守敌与英舰联系,然后用强大的炮火攻击敌人阵地,最终拿下土伦这个曾被看作是无法攻克的堡垒,一战成名。而这种注重战前调查的思想贯穿拿破仑整个军事生涯。


集中优势力量,各个击破
    通过灵活变化阵形和快速有效的兵力调度,在局部取得绝对优势,改变战时兵力对比,对敌军薄弱环节给予猛烈和致命的打击,从而最终取得胜果,这是拿破仑指挥具体战斗时常用的做法。和《孙子兵法》中“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为为十,是以十攻其一”的战斗思想有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卡列迪耶罗战斗,为了在两路敌军夹击合围之前首先歼灭其中一部,法军全力以赴,克服狂风暴雨、沼泽泥泞、进攻地形不利等诸多困难,创造了有利战机,歼来一部后又快速地远距离迂回机动,猛烈攻击尚在半路还没搞清状况的另一部敌人,并取得全胜。曼图亚争夺战,敌军兵力占优,拿破仑反复、多次、灵活地调动敌人,分散敌军,形成局部优势,并不断全歼那些被分散的局部敌人,迅速扩大战果。这种集中我方兵力同时巧妙地分散对手兵力的做法即使在同一场战争中也被多次加以运用,这种集中优势兵力,对敌人各个击破的做法使拿破仑每次遇到强大敌手时都能应付自如、举重若轻,而他调动敌人就象调动自己军队一样轻松的战争技巧令人叹服。


因需而变,及时高速,灵活善断
    这在法奥几次战争中得到充分体现,在曼图亚争夺战中,当拿破仑发现敌军三个纵队互不相联,彼此无从驰援时,他立即调整战术,放弃正面战场,而是集中兵力先向对手某一纵队进攻,从容吃掉一部后,再对前来增援的对手发起猛攻,再吃掉对手后,再以绝对优势兵力对正面之敌进行围歼,而在一连串比敌手快得多、眼花瞭乱的战时临时调度中,敌人根本反应不过来,经常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消灭了。拿破仑在战争中表现出的敏锐洞察力、迅速决断力和敏捷行动能力常常为其扭转不利战局立下汗马功劳。罗堡岛战斗中,拿破仑在亲自查看了多瑙河的河床、流速、沿岸地形,以及敌人部署等情况后,适时改变作战计划,以一部分兵力在阿斯佩恩和埃斯林正面进行佯攻,把奥军主力吸引到这个方向,而以主力在新选的渡口渡河,并利用恶劣天气时奥军没料到法军会选择如此恶劣的天气渡河的想法得以胜利渡河,而在接下来的瓦格拉姆战斗中,当拿破仑发现进攻受挫,亲临战场观察,发现奥军两翼力量较强,但正面过广,中央稍显薄弱时,立即改变作战计划,不以主力攻击奥军左翼,而将所有兵力调向敌中央部位瓦格拉姆,实施中央突破,对敌进行钳形攻击并取胜,最终迫使奥皇签订条件苛刻的和约。这种观察形势并及时调整战争布署的做法在拿破仑战斗指挥中常常成为扭转战局的关键点。


快鱼吃慢鱼,时间换空间
    争取时间,快速行军在拿破仑指挥的战斗中非常常见。比如洛迪战役,为了渡过波河,拿破仑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采取不断的正面牵制性进攻等一系列欺骗措施同时,率领部队以难以置信的速度急行军到波河下游某处成功渡河(令人想起红军强渡大渡河的战例)。维尔姆泽战斗中,拿破仑指挥军队以两天时间行军100公里的惊人速度自罗韦雷托回师维尔姆泽前锋所在地普里莫拉诺,并在瞬息间被歼该敌。利沃里和奥地利军队的战斗,为了解儒贝尔之围,拿破仑率军连夜在铺满白雪的道路上急行军32公里,于子夜2时抵达阵地,在战斗胜利后,拿破仑评价说:“可惜这些奥地利人不善于估量时间的价值“。而在著名的曼图亚争夺战,拿破仑和他的军队在这战斗进行的7天中,从没有脱过靴,几乎没睡过觉,无休止地急行军,一仗接着一仗,这支坚强如钢的军队马不停蹄,行军速度之快令人难以置信,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出现在敌手面前并给对手沉重打击。这种通过急行军争取时间赢取胜利的做法在拿破仑指挥的战斗中屡见不鲜。


上一篇: 微软早期员工因何机缘加盟微软?
下一篇:手机SNS:下一个“金矿”?

1条评论

  1. Great work.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