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9月1日,“网店六君子” 先后前往北京市人大和北京市政府信访办递交关于网店新规的听证申请,而此前,他们已经分别向北京呼家楼工商所和北京朝阳区工商分局递交申请未果。
    网店申请的核心内容是他们请求北京市工商局就要求所有电子商务经营者必须取得营业执照的规定举行听证会。他们提出4项听证理由:一、网商营业执照条件办理存在障碍;二、办理营业执照及后续各项费用不堪承受;三、该规定推行会带来更多社会问题;四、强制办理营业执照并不一定能有效解决网络欺诈发生。认为“贵局出台该规定,要求所有电子商务经营者取得营业执照的办法执行比较困难,同时也严重损害到网店卖家的利益,让成千上万的人因此告别电子商务,最终会妨碍电子商务产业的发展,还会增加新的社会问题。”
    “网店六君子”称,他们是来自淘宝、拍拍、易趣等网络零售平台的网商代表,他们收集了各界对新规的意见,相信听证申请反映了广大网民尤其是中小网店店主的心声。
    自7月4日北京工商局出台网店新规以来,该法规就招来网店店主们压倒性的反对,亦有高达九成的网民反对实行这项法规。但整个7月,相关管理部门态度强硬,不顾民众反对称法规如期在8月1日起强制执行。
网店新规为何会引起如此争议,以致作为行业链最末端也是最弱势的网商代表要走上递交听证申请的维权之路?


仓促出台的法规
    我国《立法法》中明确将听证扩展到行政立法领域。该法第58条规定:“行政法规在起草过程中,应当广泛听取有关机关、组织和公民的意见。听取意见可以采取座谈会、论证会、听证会等多种形式。”
    而北京市工商局出台网店新规之前,显然并没有做什么听证,淘宝、易趣等网商大平台在法规出台后称不知情,而后来出现网民高达90%的反对声音也说明了这点,况且还出现出现业界、专家、不同部门之间如此大的争议和意见不同。
    这是否意味着网店新规的出台和上述行政法有所抵触?
    另外,这个法规在工商系统内部似乎也未达成一致意见。在北京强制推行的同时,其他地区如广西、湖北、上海等地工商局则纷纷表示不会跟进、暂不涉及等等。
    具体到细节,法规里面的很多细节在实际执行中很难落实,比如网店归属地,固定经营场所、盈利认定、技术认证,甚至出现开个网店需要邻居同意的问题等等,电子商务市场和传统市场有巨大的差别,但法规似乎在这方面准备不足。于是网店法规被指“时机不对,方法欠妥”。



法规出台后争议不断
    网店新规自出台之日起就争议不断。
    网络调查显示,9成以上网民反对。
    经济、互联网、电子商务等各领域专家认为,网店新规存在合理性问题,对北京工商局执意实施这一新规感到遗憾。
    国务院国资委专家卢奇骏公开反对由某一部委来制定这一规定。
    北京市工商局称,问题出在北京市人大的立法行为中。
    人大表示,立法没有问题,是北京市工商局对先前颁布的《北京市信息化管理条例》的解释与执行出了问题。
    而一位《北京市信息化管理条例》立法小组成员称,市工商局故意曲解了《北京市信息化管理条例》,强推收费行政措施。



部门间为何相互推诿?
    随后对法规的解释各部门也出现不同看法,这几天“网店六君子”的听证申请书递交的一波三折更是体现了问题所在,这也同样预示该法规的制定和推行不会一马平川。
    “网店六君子”最先递交的对象北京呼家楼工商所称,他们没有权力接受听证申请书,建议前往工商朝阳分局递交。
    工商朝阳分局表示,他们没有权力制定这些法规,因此也没有权力接受听证申请书,建议前往北京市政府或市人大递交申请。
    人大法制办认为,网商反映的问题属于北京市工商局执法问题,建议去北京市政府递交。
    市政府信访办则表示,工商系统是一个独立编制系统,北京市政府也缺乏对他们的约束能力。他们无法受理,建议将申请递交到北京市工商局,并说最好的办法是到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绕了一个大圈,“网店六君子”手中的申请书仍攥在自己手中未能递出。
    这让我想起“三个和尚没水喝”的故事,表象不同,问题本质相似。
    我们不禁疑问:为什么递薄薄几页申请书就要跑如此多部门,绕如此大一个圈还不能着其道?为什么会呈现和法规出台时雷厉风行截然不同的景象?



是否会重蹈“电子标签”覆辙?
    更有律师把网店新规和电子监管一案相提并论。“北京市工商局勾结名索网推出工商电子牌照认证一事,与刚刚被党中央严格惩治的“电子标签2000亿”一案异曲同工,都属于权力部门利用“立法、执法、商业服务三个环节中衔接不紧密”的漏洞,谋求私利的腐败行为。”有律师直言。
    2005年,质检总局强制推行“电子监管码”,要求一些企业(2007年的“582号文”以食品企业首当其冲)在产品上粘贴或印制“电子监管码”,并通过“电子监管网”进行管理,这看起来是利国利民的好事,而电子监管网本应是“政府质量监管的工作网”,但实际该网由一家质检总局参股的中信国检公司经营管理,由此饱受争议。今年8月1日,《反垄断法》正式实施,4家防伪企业联手将质检总局告上法庭,称质检总局强制实施电子监管码的行为涉嫌违法,怀疑其中涉及一年高达2000亿元的利益输送。并认为质检总局借保护食品安全之名谋取私利。检察部门旋即介入调查。8月2日,传出质检总局食品生产监管司司长跳楼自杀的消息。
    现在下定论还为期过早,“网店六君子”表示要发起针对北京市工商局以及名索网的公益诉讼。是否意味着此事并非空穴来风?
    网店新规和名索网正被置于风口浪尖,接受舆论和法律的监督,希望他们并不是象传言所说。
    如果真象这位律师所说,网店新规出台的背后有和“电子标签2000亿”类似的利益关系,那么就意味着网店新规将被更大范围地受到质疑,尤其是如果法规不考虑网店店主利益,也听不进民意,而执意成为个别利益方中饱私囊的工具的话,也许会有更多的“网店六君子”出现。(文/石安)


上一篇: 从奇虎起诉瑞星看诉讼炒作
下一篇:大淘宝让马云拼图战略日显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