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三鹿“毒奶粉”事件一出,全国震惊!
    作为全国最大的奶粉企业的三鹿,竟漠视千万婴幼儿的健康任由有毒奶粉流向市场,职业道德何在?事件败露,明知问题存在,却隐瞒真相,继续生产销售,动用所谓“危机公关”,欲盖弥彰、瞒上欺下、愚弄民众,良心何在?
    作为最大的中文信息搜索服务商的百度,人为篡改搜索结果,收取公关费用,帮助不良企业屏蔽负面消息,做隐藏事实真相的帮凶,良心又何在?


 


真实的谎言:用事实说话
    如果把 “毒奶粉”事件披露后三鹿这几天的说法前后串起来,就会发现其前后是如此自相矛盾、漏洞百出:
    9月11日上午:三鹿公开回应,三鹿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产品质量合格,目前尚无证据显示这些婴儿是因为吃了三鹿奶粉而致病。(后来事实表明,从8月初就知道奶粉有问题!而早在3月份就陆续接到投诉!但三鹿此时还嘴硬,甚至意图把责任推给受害者——三鹿表示,造成婴儿****结石,原因是多方面的,哺养小孩子需要多方面的知识培养。)
    9月11日上午:三鹿称,已委托甘肃权威质检部门对三鹿奶粉进行了检验,结果显示质量是合格的。(9月12日晚上甘肃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郑重声明从未接受过三鹿集团的委托检验。)
    9月11日下午七点:“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没有问题的!”三鹿对外口气依旧很硬。(仅仅过两个半小时,晚上九点半,三鹿集团发布产品召回声明,称经公司自检发现2008年8月6日前出厂的部分批次三鹿婴幼儿奶粉受到三聚氰胺的污染,市场上大约有700吨。)
    9月12日下午两点:三鹿集团发布消息,此事件是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而据专家说,三聚氰胺一个物理性能为“微溶于水”,鲜牛奶能溶解的三聚氰胺十分有限,况且真如此三鹿质检部门岂不是形同虚设?)声称8月1日就得出结论是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造成婴儿患****结石,不法奶农才是这次事件的真凶,并及时上报。(8月1日就得出结论奶粉中有三聚氰胺,9月11日还坚称奶粉没问题?8月1日发现问题,却为何召回的是8月6日前出厂的奶粉!是否意味着这5天以千吨计的毒奶粉还源源不断流向市场?)
    9月12日下午三点半:三鹿集团品牌管理部苏长生发布消息,由于目前对三聚氰胺的监测没有标准,因此三鹿集团也没有监测。(此前三鹿声称其婴幼儿配方奶粉有1000多道检测程序!不知如此之多的检测程序为何偏偏没有此关键一项?如何说得通?)
    太多的自相矛盾,太多的前后不能自圆其说,太多的借口,太多的谎言,这些难道就是被高度评价为“在50多年发展史中,始终秉承“生产优质产品,奉献社会大众”的理念,始终把产品质量当作工作的重中之重,把质量意识贯彻到每一位员工,渗透到每一个工作环节”的三鹿?!


 


耍愚民手腕:令人不齿的三鹿公关!
    三鹿在事件发生过程中视民众生命于不顾,妄图掩盖真相的步步后退、被迫一点一点承认事实。更令人震惊的是,三鹿居然通过对媒体新闻封锁和消息屏蔽来为自己“危机公关”。
    9月14日,一家广告公司为三鹿进行危机公关的提案被人贴到了网络上,于是把三鹿对“毒奶粉”事件进行公关的阴暗面公诸于众。这家公关公司给三鹿提出了危机公关建议:1、安抚消费者,1-2年内不让他开口;2、与“百度”搜索引擎媒体合作,拿到新闻话语权;3、以攻为守、搜集行业竞品“****结石”负面的消费者资料。真的是很强大!这家公司在提案中说明,目前在百度上享受新闻公关保护政策的企业有蒙牛、伊利、汇源等,政策享受起点为自然年度500万元的广告投放,鉴于三鹿集团在产品线上不如其他几家企业丰富,经公司与百度相关部门的多次深度沟通后,百度已经同意将对三鹿集团的公关保护政策降低至年度300万元广告投放,可以享受将目前几大事业部早期负面删除。我可考虑一旦透露“****结石”负面消息放大后,百度可能会以负面作为要挟,要求增加投放量,因此我司迄今没有跟百度提及****结石相关负面新闻,所以强烈建议在此事还未大肆曝光的特殊时期,尽快与百度签订300万的框架协议。
    危机公关是一家企业尤其是大型企业或具有行业影响力企业很可能会面对的事情。但危机公关的本质是正视事实、勇于承担责任、把危机转化成机遇。而三鹿的危机公关行为却是为了用谎言掩盖真相、封锁新闻消息、愚弄民众、死前也想拉同行做垫背,姑且不论行业如何,就危机公关本身而言,这种心态和做法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了!这种和一家企业尤其是象三鹿这样的事关民生的消费品企业应有的道德心和责任心背道而驰的做法,实在是令人不齿!


 


屏蔽信息,助纣为虐的百度搜索?
    在这家公关公司的提案中所提到的300万元封口费把搜索引擎的百度也推到了风口浪尖,而其中有些文字说法更是耐心寻味:1、与“百度”搜索引擎媒体合作,拿到新闻话语权;2、在百度上享受新闻公关保护政策的企业有蒙牛、伊利、汇源等,政策享受起点为自然年度500万元的广告投放;3、目前奶粉事业部已经投放120万元,集团只需再协调180万元就可以与百度签署框架,享受新闻公关保护政策;4、一旦透露“****结石”负面消息放大后,百度可能会以负面作为要挟,要求增加投放量。
    公关信曝光后,百度广告部的人士表示,流传的危机公关信的确是三鹿的公关公司提交的危机公关提案,但百度不能确认该公关公司是否是涛澜通略。这似乎是默认了公关费的存在。而同样奇怪的是,蒙牛、伊利等企业竟然对关于新闻公关保护问题没有作任何辩解,而一律选择了沉默。由此隐约可见百度早有相关先例,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家公关公司看起来并不像其所声称的公司里没有一个懂公关的人,恰恰相反,似乎对此类公关内情深谙其道,俨然一行家里手。
    无论本次公关保护费事实是否存在,但有两点几乎可以确定:百度有收企业公关保护费的先例、百度凭借其搜索引擎,以负面消息为要挟向企业加取公关保护费。
    这种暗箱操作的做法如今成为公开的秘密,这必将让百度搜索的“潜规则”备受质疑。
    而百度协助三鹿公关的事情看来也并不是空穴来风,搜索结果也仿佛在印证这种情况的存在:百度上所有的三鹿负面新闻,都是在9月12日后开始出现的。通过两大搜索引擎搜索结果的对比,也能看出一些端睨:9月16日晚上11:30,输入网上广为流传的热帖标题“三鹿,在小朋友的生命健康面前请不要表演”,google显示114000篇查询结果,而百度仅显示236篇;输入“三鹿公关案”,Google显示69000篇查询结果,而百度仅显示916篇。输入“三鹿毒奶粉”,Google显示206000篇,百度显示43300篇。另外,发现越早出现的消息搜索结果差异越大。
    这和百度此前所声称的“为所有关心此事的全体网民提供客观、及时、中立的最全面信息”形象多少有些不相符。由此不得不让人生存疑念:为什么一向以最好最全的中文搜索服务为自豪的百度其搜索结果对比会变得苍白无力?隐藏在这些数字对比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呢?
    事实胜于雄辩。如果百度真的无辜,应该拿到更有力、更有说服力的信息来为自己申冤昭雪。
    搜索引擎最重要的生命力在于为公众提供方便快捷、公正公平的信息搜索服务,这也是网民期盼和应有的知情权,它构成互联网作为新兴媒体形式得以快速发展和被认可的重要原因。但纵观事件前后,百度的作为却令人心生忧虑――这样的搜索服务能真正给网民带来什么?竞价排名、暗箱操作、屏蔽信息等等和我们心目中应有的搜索引擎形象背道而驰,公众的网络信息知情权正受到伤害和挑战。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长此以往,百度又能走得多远?
    无论是三鹿,还是百度,都将会随着毒奶粉事件调查的进展和事件真相的揭开让人们知道更多,看到更多。现在人们看到的或许只是冰山一角。他们做过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虽然我们对其坦诚不太抱希望,但在事关广大民生和健康尤其看到那些年仅一两岁就身受痛苦的幼小生命的健康面前,我们仍然希望尽快看到事情的真相并尽快找到解决办法,而事件相关者应拷问自己:我该怎么做才对得起良心?
    未来如何?我们拭目以待。(文/石安)


上一篇: 百度的“灰色”营销
下一篇:AMD如何迈出全球复兴第一步?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