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09-08-31

    Google的信条是: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百度的信条是:让人们最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
    这两句话听上去,如出一辙。但观察两家公司的思维模式、行事风格,你会发现,其中存在天壤之别。比如说一个非常典型的对比:Google会做很酷的Google Earth、Google Mars,但百度在这次技术创新大会上却端出的是地图搜索的“视野内搜索”、“交通流量”服务。
    这两种产品取向正好可以反映两家公司的思维:Google是一家理想化的公司,也是一家工程师主导的公司,“技术含量低”的事情它不做,“不够酷”的东西它不做,这导致了Google诞生了不少花哨但实用价值不够高的产品;百度是一家务实的公司,也是一家用户需求导向的公司,无论技术含量高还是低,无论产品酷不酷,只要这种产品够实用,对网民的日常生活够有价值,都是它努力的方向。
    再来看Google提出的“云计算”和百度提出的“框计算”。“云计算”代表了一种产业技术趋势,在技术概念上确实前卫,也得到了众多厂商的呼应,但这种华丽的技术是用户不能理解的。对于Google的用户来说,“云计算”和他们有关么?显然有关,但他们并不在乎。相比之下,“框计算”倒是击中了用户的需求,无论是其技术内涵还是概念包装,“框计算”都显得有点“土”,但用户确实需要它,而且一旦试过,就很难离开。
   这就是理想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区别,我们并不能说谁就更胜一筹。这就好比讨论李白和杜甫,究竟谁是更伟大的诗人,你可能有自己的偏好,但他们确实各有千秋。
    百度在技术创新大会上抛出“框计算”后,有人说:“框计算”还不够大,无法像“云计算”那样带动一个产业的进步。但假设我们想象:当未来的所有检索需求都能在百度的“框”中找到最想要的答案,并且可能是唯一的答案,单说这一点,就已经“功德无量”,何来“不够大”之说?
这让我想起了“学术超男”易中天提到过的一个命题:是汉武帝伟大,还是司马迁伟大?汉武帝一生东征西讨,纵横捭阖,成就一方霸业,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而司马迁对待命运的态度和它的《史记》中闪烁的人性光芒虽不华丽,但更具深远意义。
    由此,更进一步,Google是通过创新来创造和孕育新的市场需求,而百度则是首先挖掘用户的需求和潜在需求,并调用一切资源来完成使命。 我想说的是,Google和百度都是伟大的公司,Google的伟大就在于它的志存高远,百度的伟大则在于它彻头彻尾的实用主义。(文/石安)

2009-08-23

   优衣库是一家来自日本的服装品牌,凭借低价但款式新颖的服装,并积极拓展网络购物等新渠道,迎合了花钱谨慎的消费者口味。过去一年的业绩表现强劲逼人(2008年股价逆势上升63%,CEO柳井正身家由36亿美元增至60亿美元,并首次成为日本首富)。
    网络营销为优衣库的业绩提升锦上添花。在中国,优衣库借助淘宝平台进行网购业务并大获成功:优衣库在淘宝平均每分钟卖掉7件衣服,平均每个小时销售额超过4万元。在淘宝11天的成交额和客流量相当于其在中国线下所有实体店之和,而优衣库在中国的实体店经营已经历时9年。
    “零号男”(MR.ZERO)是一个纯网购的服饰品牌,甚至完全摒弃了线下实体店的形式,只通过在淘宝上开设网店的专业网购形式,实现了每天销售额达到5万多元的业绩。
    类似这样的网店成功故事在电子商务平台上每天都在上演。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随着中国网购市场和政策环境的逐步完善和网络交易诚信体系的日渐成熟,网络购物成为了近年发展最快速的交易模式。而2008年中期开始的全球性经济衰退则进一步推动了网购的流行。网购以低成本、高效率的交易特点缓解和满足了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
    这点从淘宝近日公布的半年报告可见一斑:淘宝2009年上半年实现了交易额809亿元,每日新开店铺近1万,每分钟能达成30万元生意。具体而言,在淘宝上,平均每分钟卖出438件家居日用品、473件衣服、215件珠宝首饰、81台小家电、69部手机、32台笔记本电脑……
    淘宝网目前注册会员1.45亿,占全体中国网民数的43%。从仅一家网购平台(虽然淘宝是中国最大的网购平台)就有近半数网民在其上开店的数据可以判断,网络购物已变普及。
    网络购物,正成为主流的消费模式。
    这个正在中国得到日益普及的消费模式迎合了当下的消费主体的口味:90年代未期开始接解互联网的70后用户正成为中国既有经济实力又了解互联网的人群,而无论是80后还是90后的年轻人正是在近十年电子商务市场快速发展过程中成长起来并成为重要的消费人群。网购对他们来说并不陌生,甚至他们中的一大部分人把网购看做更加时尚和跟随时代并以此为日常消费的主要方式。而在经济危机的加大刺激下,可以乐见未来几年,网购市场将保持高速增长,并得以更大范围的普及。
    而网购所具有的有效节约渠道、仓储等成本,减小销售环节来确保提供更低的价格,高效率并节省货物流通时间等特点则把众多企业(包括从大到小的传统企业到新兴的IT企业)和个体商家吸引到网购上来:在淘宝上,近50家3C品牌厂商开设官方旗舰店,其中包括戴尔、联想、海尔、三星、惠普、诺基亚等知名品牌。而新华书店、西湖龙井、李大同、东阿阿胶等更具传统色彩的品牌进驻淘宝开展网店销售或许更能说明网购在消费市场所受到的欢迎程度和巨大的发展潜力。(文/石安)

2009-08-16

   中国已经是世界上最为繁荣,也是最具潜力的商品贸易市场。正因其最为繁荣、最具潜力,在危机肆虐的当下诸多品牌的竞相登陆中国市场,使得中国贸易市场的竞争极其激烈,各种商品的价格都会有不同幅度的变化。
    如何应对快速变化的市场需求和市场价格,保持合理的经销库存,整合物流、信息流、资金流,使其达到最优化配置,已是商品生产商、经销商关注的当务之急。在信息化,电子商务盛行的今天,很多企业选择了网络化、实时化、集中式、互动式的网络分销管理
    对依靠电子商务实现营销的众多网商而言,如何通过网络平台快速找到充分货源、尽快发现买家和大量出货成为有效开展业务的重大挑战。
    渠道分销在传统营销中扮演重要角色,尤其是中国这样的多元市场中。这种重要性同样也体现在网络交易中。
    近期,ShopEx正式推出的B2B产品“分销王”正给网络分销带来一种新的模式。它可以帮助商家快速搭建有发展代销和批发业务能力的在线网店系统。
    过去,这家公司主要提供网店软件,帮助商家用下载的方式低成本建设独立网店,并在7年中成为国内市场占有率最高的网店软件提供商。
    借助ShopEX的开放型电子商务平台和建站系统(即网店软件),帮助网商迅速建立起有独立域名的个性化网店,一个具有独立域名和品牌形象的网店对那些着眼于长远并最终希望在用户中间建立品牌忠诚度的商家来说有很强的吸引力。这是区别于淘宝网、拍拍网上的封闭型电子商务平台上的网店建设模式。
    但这并不是它唯一的模式。
    比如“分销王”,实际上是一个网络营销的渠道管理系统。
    首先,它帮助网店迅速找到数量众多的分销渠道。从多达百万的网络分销商中找到合适资源,以1%来计,也能找到1万家的网络分销商,这是个可观的数字。
    其次,它对网店的上下游环节有管理和分析功能,帮助网店更了解自己的供应商和用户行为,搭建起更有效的分销渠道,并筛选更理想的合作对象。
    第三,借助ShopEx的分析工具对加入到网络分销系统的分销商的质量进行评估和认证,比如分销能力、网络销售经验等等,以达到降低分销渠道的寻找和管理成本的目的。
    分销王主要通过三个环节体现价值:售前阶段帮助网商快速建站,有效设定营销规则和代理商等级;售中阶段通过商品同步上架、多支付接口等实现轻松交易;售后则通过有效的渠道管理和统计随时掌握商品销量,帮助网商有效管理货品情况。
    所以,它是一个强大的集网络建站、信息发布、下游渠道管理功能集一身的专业平台管理系统。
    其商业模式的奥妙之处就在于低成本、快速、有效地为网店找到数量众多的渠道商,依靠集团而非单兵作战,有效确保了网店足够的销量和可观的营收。既解决了传统分销渠道建设的高成本和管理风险,也规避了象淘宝网店等封闭型网店缺乏自有域名和品牌形象的弊端,正好占领了传统分销渠道和封闭型网店之间的市场空隙。

2009-08-10

   在整个IT产业,已经把“电脑下乡”作为赢得近些年中国农村市场的重要筹码。这一方面基于电脑下乡本身在未来3年内能产生2700万-3600万台的电脑新需求,并可能对整个IT产业带来革新性的改变。另一方面,在全球经济严重衰退时期,中国巨大的内需市场无疑极具吸引力,也吸引全球IT巨头把下一步的市场拓展乃至战略布局向中国倾斜。这点在芯片巨头AMD上尤为明显,在中国,AMD一直秉承“芯植中国,共赢未来”的长期发展战略,AMD首席执行官德克.梅尔强调“中国市场不成功,AMD公司就不可能成功,哪怕是短期的成功。”
    那么作为中国农村市场开发的政策性扶持项目,电脑下乡无疑是各家IT厂商眼中的香饽饽。AMD又是如何下“电脑下乡”这盘棋的呢?
    首先,注重前期经验和用户积累。中国是个特殊的市场,这缘于中国的千年的以情系人的观念。“一回生、二回熟,三回就成好朋友”。即使先撇开产品,一个为用户熟悉的品牌已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抢占先机。而对于AMD这样以技术和产品为竞争优势的公司,在比别人有先行一步的市场培育的话,胜算应该能增加不少。AMD也意识到这点,并在数年前采取了行动:2004年,AMD和国内电脑领先厂商联想一起合作开展“圆梦计划”,以2999元的产品为主导,大力推动农村市场的潜力挖掘。后来,还是和联想合作实施“奥运状元行”等活动,这些活动都是针对中国的农村四六级市场而进行。在这几年中AMD携手合作伙伴在广阔的农村市场深耕细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帮助AMD更有效和深入地了解中国农村市场的真实需求和培植用户。
    其次,大力投入和积极参与电脑下乡行动。AMD意识到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今天,电脑已经不再是城市市场的专利,随着中国电子和信息建设向广大农村延伸,中国的农民正在快速地了解和接受这类高科技产品,而城乡流动性的增强,也进一步刺激了中国农村对信息化产品的认知和需求。显然,中国的农村正被商业进一步影响。这预示着中国占人口大多数的数亿农民成为包括电脑、手机等电子产品的享用者,这块巨大的消费市场正在被唤醒。
    电脑下乡政策推出以后,AMD对参与该项目热情有加。AMD一直认为:中国市场是AMD的重中之重。而中国农村市场的巨大潜力和空间,AMD尤为看重。因此,AMD 非常积极地参与到‘电脑下乡’这中。比如AMD提供给电脑下乡的产品全是AMD的主流产品,从单核到双核都有涉及。并都采用AM2插槽有效实现良好兼容性,提高了产品可靠性,并便于未来升级,这为农民使用电脑提供了人性化的便利。
    再次,制订“授人以渔”的长远计划。AMD对以产品参与电脑下乡并不满足,要想赢得在中国农村市场的长远竞争,需要制订一个远期规划。而建设“农村综合信息服务培训中心”成为其重要的策略。7月28日,由工信部指导支持,AMD公司负责建设的首个农村综合信息服务培训中心在山东章丘的普集镇揭牌成立。目标是解决农民购买电脑“看不懂”、“不会用”的难题。而类似的项目已列入计划:工信部和AMD年底前在山东、辽宁、山西、陕西、贵州、宁夏、新疆等七个省区各建立一个培训中心,对各县、乡、镇、村各级的信息员进行综合系统的培训,帮助农民利用信息化手段提高生产技能,拓宽致富渠道。这显然是一项明智的举措,有利于AMD在广阔的中国农村市场的长跑竞赛中胜出。(文/石安)

2009-08-06

   校内网更名为人人网的消息最早从天涯传出,除了校内网改名为人人网外,有传闻陈一舟还计划把旗下猫扑、校内、开心整合到一个平台里。我对这个消息的第一反应是将信将疑。但确切消息很快从门户网站中得到证实。
    陈一舟在资本运作方面的确有其独到的一面。但此次校内更名人人,乍一看不是个好的策略,但细想下又觉得不无道理,只是中间还存在不少不确定风险。
    校内已经在高校人群建立起了比较牢固的品牌忠诚度,这样的改名和定位调整模糊了其原有特色和竞争优势,学生用户可能因此流失,估计会有不少的大学生在未来一段时间里退出校内网或转向其他网站。这里面就包括一个边际成本的问题:如果千橡认为这部分退出的学生数量是可接受范围,那么就不算是坏事;如果退出学生数量超出预想并甚至因口口相传引发退网潮,那么这样的改名和转型会成为中国SNS转型失败的典型范例。当然还有一种可能是,陈一舟下定决心壮士断腕,把关注点更多投到更有消费能力和产生实际经济效益的非大学生市场(这是个有争议的悖论:高校学生个人消费行为往往比年轻白领更主动和更乐于花钱),同时陈真的要把未来的人人网和猫扑、开心网都整合到一个大平台里,不破不立,但这种看起来更长远的大目标需要有很大的勇气。这倒符合陈一舟的行事风格。
    另一个解释是,陈一舟并不把用户基于平台产生的直接消费作为主要赢利点,而是针对非大学生人群背后所隐藏的其他商业价值,比如企业主广告、电子商务等等。那么在短期内校内网的震荡也可被视为可接受范围。
    而这次改名和转型的背后,是陈看到高校四年的时间所限(当然硕士、博士的时间相对较长,但人数也大幅变小,可以忽略),这成为校内网在品牌忠诚维护和用户价值延伸的一大瓶颈,这个瓶颈对用户持久价值和更大增值都造成很大的困扰。
    陈一舟原来希望在各平台保持独立运作的情况下解决这个问题,但在同时运作校内网和开心网后,陈也发现,希望校内网用户直接平移到开心网的工作并不顺利,这应该也是陈产生把几个平台索性整合在一起以降低用户实现平滑过渡的原因。
    那么,校内网改为人人网可能就是未来大平台整合的前期步骤。从人人网过往的命运看,这次人人网仍然可能只是个过渡角色,只为了完成其阶段性使命。但更大的可能是以后的大平台就是以人人网面目示人,未来无论猫扑还是开心网都会整合到人人网中来,因为毕竟校内网的原有用户仍是千橡最为倚重的人群。
    这显然是把双刃剑。做得好,陈的大平台策略得以实现,能帮其达到国内第一SNS平台的目标;如果战术制定和执行不到位,那么很可能功败垂成,沦为四不像。
    这个改名的另一个隐性原因是,软银4.3亿美金投进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千橡除了推出多少有点山寨色彩的开心网外,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和作为,投资方的大笔投资没有发挥应有价值,如果只是在原有布局上大幅增加市场推广费用,显然不是这笔投资的合理用法。所以,以校内改名人人为发端的战略层面的动作,包括未来千橡各平台的整合,应该多少也是迫于投资层面的考虑。(文/石安)

2009-08-03

    记得曾在一部电影里看到过一个搞笑的片段,恐怖分子有意挑衅警察,跑到警察局里到处折腾,一位警官在爆炸后的烟雾中绝望地大喊,“快报警!”。
    类似事情不意发生在了网络安全领域。
    7月26日,瑞星官网被黑客入侵并“挂马”,攻击目标包括微软尚未提供补丁的Office0day漏洞以及FireFox3.5版漏洞等多个漏洞。作为国内最大的计算机安全软件公司,瑞星被黑客攻击这件看似不可思议的事情不幸成为事实。
    从攻击手段看,黑客利用傀儡服务器对瑞星网站进行嗅探、扫描、渗透,利用SQL注入和获取服务器权限,把挂马网站地址成功嵌入到网页中。这种行为导致的直接结果是当用户访问瑞星网站时,就很可能被木马程序侵入而“中招”。黑客此次针对瑞星网站上的WEB漏洞发动注入式攻击并阴谋得逞,让瑞星陷于尴尬——杀毒厂商在给用户提供网络安全服务的同时,自己却“金身被破”,这样的消息听起来令人不安。
    瑞星事后声称发现及时,攻击未影响太多瑞星用户。但“挂马”时间超过了60小时还是个很大的坏消息:瑞星作为中国最大的杀毒软件公司之一,这次的攻击击中了瑞星的软肋。
    据说瑞星官网被攻破后,部分用户浏览瑞星网站页面后,电脑被自动下载运行“机器狗”木马变种,这种木马能破坏杀毒软件并穿透系统还原,使用户的网游、网银账号和个人隐私面临极大的失窃风险。
    这样的事件导致一种可能结果是,黑客团伙一旦获得瑞星服务器的高级权限,进而将大量恶性木马嵌入到瑞星的病毒库升级文件中,这样瑞星每天自动的病毒库升级就成了一个最好的木马传播途径,这对瑞星数以千万计的用户的电脑安全带来的将会是灾难性的后果。虽然目前来看这种可能性不大,但类似可能却不能不引起各网络安全厂商的注意。
    事件的关键是,瑞星网站被黑客攻击成功后引发的用户信任危机问题。有个网友的质疑有一定代表性:“瑞星自己都干不过黑客,我们还怎么相信?”
    网络是否安全,能否得到有效保护,这是网民极其关心的问题!瑞星,在网络安全服务上是否真的做好了充分准备? (文/石安)